首页丨股票代码:600988.SH | 邮箱登录 | 联系我们 | English
您的当前位置为: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金研院│赤峰黄金收购老挝铜金矿始末
浏览数:576   发布时间:2018-08-20

金研院  作者  张伟超  赤峰黄金从2016 年起将目光投向海外,寻找适合其“ 胃口”的黄金资源。

两年来,他们分别考察了俄罗斯、蒙古国、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南非、南美、东南亚等“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金矿项目。


Sepon 铜金矿是位于老挝南部省份沙湾拿吉的一个大型露天铜金矿。

最终,老挝Sepon 露天铜金矿成为赤峰黄金“ 走出去”的第一步……

赤峰黄金2.75亿美元收购老挝铜金矿的消息发布后,立即引发业界称赞,人心振奋、群情激昂,引以为傲。

“投资对象必须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我们要顺应大势,践行国家倡导,‘走出去’才会有发展的机会。”提起这次海外并购,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吕晓兆流露出笃定而自信的眼神。

赤峰黄金是一家国内上市的民营黄金企业,它从2016 年起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寻找适合其“ 胃口”的黄金资源。两年来,他们分别考察了俄罗斯、蒙古国、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南非、南美、东南亚等“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金矿项目,即便筛选后递到吕晓兆办公桌上的黄金项目资料也不下二三十份。

可对于赤峰黄金而言,谨慎再谨慎,要的是最适合自己的项目。吕晓兆认为,最合适的黄金资源有许多特征,其中摆在最前面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当然政局、资源、交通、税收、法律、矿业政策等等也都是重要的。

“走出去”找金矿

赤峰黄金起步于内蒙古的两座金矿,依靠良好的资源禀赋,近年来发展势头强劲。在吕晓兆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的带领下,赤峰黄金在2012 年成功上市,从2013 年开始“开疆扩土”,先后收购辽宁五龙金矿、雄风科技和广源科技,走上黄金采选及资源综合回收“双轮驱动”发展的道路。

实际上,收购五龙金矿也只是个开端,更多的黄金资源并购工作相继展开。“从2014 年以后,我们的专业队伍一直在全国考察、搜集相关资源信息,但缺少成规模的黄金矿山可以并购。”吕晓兆说,为了给投资者更大的回报,进一步增加企业未来发展的增长点,现有的资源远远不能满足企业未来发展的需要。

他们不得不面对国内竞争异常激烈的黄金资源市场。随着国内黄金资源大规模开采和勘探,近年来中等以上规模的黄金资源新发现量日益减少。

西岭、纱岭、海域等近年来新增大规模黄金资源一经发现,就被其他大型黄金集团企业获取。与此同时,国内更为严格的安全、环保政策使得行业门槛逐渐提高,无疑会给收购黄金矿山带来更高的投资成本和运营成本。

“ 黄金、铜等国内稀缺矿产资源属于国家鼓励类‘走出去’获取的资源,也是企业自身发展的要求。”赤峰黄金的团队分析了很多,最后选择沿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找黄金资源,搭上“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顺势而为。

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我国连续11年黄金产量全球第一的背后,形成了在全球黄金勘探、开采、选冶等工艺技术方面的领先优势,这些产能、技术优势让国内黄金企业在海外矿业市场中立足和发展。紫金、山金、中金等国内大型黄金集团企业“走出去”的成功案例,给了赤峰黄金很大的勇气和信心。

老挝Sepon 露天铜金矿资产,恰好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黄金资源,进入赤峰黄金并购的考虑范围。2017年五矿资源将该资产出售的信息发布后,赤峰黄金第一时间组织尽职调查,摸清该矿的基本情况。同时,赤峰黄金聘请了具有中外资质的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国际投行等中介机构和财务、投资顾问,严格按照国际并购标准和流程进行尽职调查。鉴于该矿一直由澳大利亚人经营,采用了国际资源储量标准,赤峰黄金还聘请了澳大利亚地质方面的独立评估团队,对其资源模型进行评估。

相中资产,果断出手。很快,在非公开的招投标过程中,赤峰黄金从二三十家竞标企业中胜出,随后又在约束性报价中胜出,进入商务谈判环节。今年6 月21 日,赤峰黄金董事会同意,该公司与卖方阿尔巴姆投资公司(Album Investment Private Limited)、卖方担保方五矿资源有限公司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购买协议》,收购卖方持有的五矿资源老挝控股有限公司(MMG Laos Holdings Limited)100%股权。

当天,赤峰黄金以2.75 亿美元的价格并购老挝Sepon 铜金矿的消息发出后,无疑成为我国黄金行业海外并购的又一重磅事件,引爆行业舆论圈。

合“胃口”的铜金资源

Sepon 铜金矿是位于老挝南部省份沙湾拿吉的一个大型露天铜金矿。据五矿资源在香港联交所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 年底,该矿仍保有黄金矿产资源量1090 万吨,平均品位为3.9克/吨,粗略计算金金属量约为40 吨;铜资源量2530 万吨,平均品位2.1%,粗略计算铜金属量约为53 万吨。2017年,老挝Sepon 铜金矿营业收入3.9 亿美元,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1.2 亿美元。其收入规模超过了赤峰黄金国内资产的收入。

“ 这是座成熟的在产矿山,目前现金流非常强劲,未来盈利能力也很强。”吕晓兆一再强调。

Sepon 铜金矿曾辗转于力拓等国际大型矿业公司之手,2009 年五矿资源收购后依托原有的运营团队和生产体系进行生产。在该露天矿中,铜金矿并非伴生,而是独立的地质体,为此建有两条独立的采选冶生产系统。据了解,从2003 年至2013 年,该矿生产了10 年的黄金,最高年产黄金可达6 吨。2013 年,随着地表氧化金矿消耗殆尽,加上金价断崖式下跌,黄金市场形势空前严峻,该矿停止了黄金采选生产系统,从铜、金的并行生产转为单一铜的生产。

目前,该矿地表的氧化铜矿储量只有17 万多吨,按照现有年产7 万多吨铜的生产规模,生产年限只有两年的时间,随后就进入了地下原生矿开采阶段。那么,这就意味着现有采选生产系统及工艺需要随着矿石性质的变化而调整。这是赤峰黄金接手该矿后,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Sepon 地表氧化矿消耗殆尽,选厂直接氰化工艺适应于氧化矿,而不能适应未来的原生矿生产,工艺需要改造。”

吕晓兆说,“没有问题,采选原生矿是我们的优势。该原生矿性质类似于贵州烂泥沟金矿、贵州水银洞金矿,对此近些年我国已经攻克了复杂矿难选冶技术。下一步,需要结合该矿具体的矿石性质,进行科研以确定最优化的选冶指标。”

近年来,我国黄金行业科技进步非常快,掌握了生物氧化提金技术、原矿焙烧技术以及高压化学催化预氧化等国际领先技术,攻克了难选冶金矿的处理问题,此外,Sepon 铜金矿未来由露天采矿转入地下采矿,也正是赤峰黄金的强项。

吕晓兆指出,地下采矿是我国黄金矿业的主要采矿模式,赤峰黄金在开采原生矿方面的技术、管理等方面具有优势。我们要用两年半时间稳定现有铜生产,争取延长至3 年。在2 年时间内展开科研,通过改造现有工艺、技术和系统设备,将地下原生铜、金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以延长该矿的服务年限和矿山生命周期。

值得一提的是,Sepon 铜金矿资源品位远远高于国内铜金资源,前景也非常好,在其1274 平方公里的勘探和开发区域内,发现金矿成矿靶区,资源潜力很大。目前,查明资源的工作范围仅有15 平方公里,更多的范围有待勘探和开发。

踏上冲向海外“跳板”

从6 月21 日赤峰黄金和五矿资源在北京签约后,吕晓兆经常去老挝考察、协调等开展各种工作,已对老挝Sepon露天铜金矿了然于心。

老挝Sepon 露天铜金矿现有来自新加坡、菲律宾、澳大利亚、美国、智利等国家的1600 余名员工,过去一直由澳大利亚人经营,即便赤峰黄金收购这家铜、金储量丰富的在产矿山后,也不会改变这里的基本局面,继续保留其国际化的人员队伍、先进的管理系统、强劲的现金流和稳定的社区关系。

吕晓兆表示,未来只派一部分专业技术和高水平的管理人员到现场,进一步发挥国内黄金生产技术和经营管理优势,取长补短,对原有生产工艺、技术进行科研和改造,对不合理的生产成本进行精细化管理,在不降低工人工资的前提下达到提升生产效率、降本增效的目的,不打破原有公司治理结构,确保现场生产经营稳定有序,增强现有的包容文化。

“ 如果一个人生了大病需要换血,是要高度认真去对待的,若换不好,就会出现休克。”吕晓兆打了形象的比方。在他看来,老挝Sepon 露天铜金矿也只是赤峰黄金“ 走出去”的第一步,未来需要培养一支国际化人才队伍,进而奠定赤峰黄金国际化发展的基础。

而这次并购的合作方,五矿资源经过近几年的的发展,是一个拥有众多海外优质矿产资源的国际公司,具备优秀的国际化管理团队,具有丰富的国际矿业开发经验和雄厚的管理实力,是中国矿业海外并购的领军者和先行者。赤峰黄金与五矿资源的海外合作,也才刚刚开始。

在双方签约仪式上,除了吕晓兆提到双方以这次合作为契机,未来将在海外并购、矿业勘探开发、技术研究等多领域展开多层次的深度交流与合作外,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五矿资源非执行董事高晓宇也表示,赤峰黄金和五矿资源基于各自发展战略达成合作协议,仅仅是后续一系列深度合作的开始,这次合作为双方矿业全产业链深入合作奠定了基础。

微信公众号
手机站
Copyright 2018 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蒙ICP备13001054号